<address id="hh3vf"></address>

      <big id="hh3vf"></big>

      <progress id="hh3vf"><progress id="hh3vf"><meter id="hh3vf"></meter></progress></progress>

      <big id="hh3vf"><progress id="hh3vf"></progress></big>

      <sub id="hh3vf"></sub><big id="hh3vf"></big>
        <sub id="hh3vf"></sub>

        義務教育告別“公參民” 需加大財政投入“接盤”

          義務教育告別“公參民”

          日前,教育部等八部門聯合發布通知,要求公辦學校單獨舉辦的民辦、公辦學校與地方政府及相關機構合作舉辦的義務學校,應辦為公辦學校;不再審批新的“公參民”學校,公辦學校也不得以舉辦者變更、集團辦學、品牌輸出等變相舉辦民辦義務教育。

          “這是對《關于規范民辦義務教育發展的實施意見》的落實?!?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認為,義務教育具有很強的公益屬性。但一段時期以來,一些地方存在義務教育階段民辦學校體量、比重過大,義務教育嚴重不均衡,部分民辦義務教育學校過度逐利違規招生違規辦學,甚至公辦學校借民辦名義收費的“假民辦”等問題。規范民辦義務教育發展,有很強的現實必要性。

          治理“公參民”有必要

          此前有媒體報道,一些開發商為了賣樓而在樓盤所在小區建公辦名校分校,“學校沒蓋,名聲在外”“名校冠名,一掛就靈”……這種辦學模式對教育生態產生了較大負面影響,一些地方借機炒作名校概念,拔高家長心理預期,實際教育體驗卻大打折扣。

          為此,今年5月份新修訂發布的《民辦教育促進法實施條例》對公辦學校舉辦或參與民辦學校提出了“不得以品牌輸出方式參與辦學”的禁止規定?!肮k學校以品牌輸出方式參與舉辦民辦學校,是特定歷史階段的產物,但也產生了較多問題。一方面,稀釋了公辦學校本身的品牌資源,加劇教育焦慮;另一方面,公辦學校參與舉辦民辦學校,利用公辦學校的優質品牌,采用民辦學校的收費機制,對公辦學校和民辦學校都不公平,擾亂了教學秩序?!苯逃堪l展規劃司司長劉昌亞說。

          “我國義務教育階段的‘公參民’辦學模式,是從上世紀90年代初興起的?!睒I內專家介紹,1993年發布的《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》明確,充分發揮各級政府、社會各方面和人民群眾的辦學積極性,堅持以財政撥款為主、多渠道籌措教育經費。要改革辦學體制,改變政府包攬辦學的格局,逐步建立以政府辦學為主體、社會各界共同辦學的體制。當時,我國教育總體上還比較落后,教育投入不足、教師待遇偏低、辦學條件差。利用公辦資源舉辦民辦學校,按民辦收費,成為快速拓寬教育資源的重要措施。

          2006年新修訂的《義務教育法》實施后,有關部門即發文要求全面停止審批新的改制學校,并對現有改制學校進行清理規范;2008年,教育部發布《關于進一步做好義務教育階段改制學校清理規范工作的幾點意見》,要求于當年內基本完成改制學校的清理規范任務。但在10多年后的今天,各地仍有“國有民辦”“公辦民助”等“公參民”學校。

          熊丙奇認為,相比10多年前,我國當前規范清理“公參民”辦學模式,已有了不一樣的辦學環境。其中最大的不同就是,我國教育資源尤其是義務教育資源,已經不像10多年前那么緊缺。一些地方義務教育階段民辦校體量過大,也引起了家長對義務教育階段辦學的不滿。因此,治理“公參民”已成為必須要做出的選擇。

          不能存在模糊地帶

          此次教育部等八部門發布的通知中,對“公參民”學校具有以下四種情形的,均要求轉為公辦學校。一是公辦學校單獨舉辦或者公辦學校與其他公有主體合作舉辦的“公參民”學校;二是公辦學校與其他社會組織、個人合作舉辦的“公參民”學校,經協商一致且條件成熟的;三是既有居住社區配套建設的“公參民”學校,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轉為公辦學校,也可通過政府購買服務方式提供學位、繼續辦學;四是公辦學校與其他社會組織、個人合作舉辦的“公參民”學校,不符合“六獨立”要求(即獨立法人資格、校園校舍及設備、專任教師隊伍、財會核算、招生、畢業證發放)且難以整改到位的,可視情況轉為公辦學?;蚪K止辦學。

          此外,通知還要求新建居住社區配套建設的義務教育學校,應當建為公辦學校。既有居住社區配套建設的“公參民”學校,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轉為公辦學校,也可通過承接政府購買服務方式提供學位、繼續辦學。

          由此可見,除了少數符合“六獨立”要求的民辦義務教育學??梢栽谂c公辦學校相剝離的前提下繼續舉辦民辦學校外,其他“公參民”學校都將轉為公辦學?;蚪K止辦學。

          “對于‘公參民’來講,如果學校本身就是由公辦校舉辦的,也就是所謂的‘校中?!?,沒有社會力量參與,很自然就能轉成公辦。對于由國有資源舉辦的民辦學校,因為沒有社會力量參與,解決起來也一樣。國家要增強對學校的保障,把教師納入到公辦編制體系中?!毙鼙嬲f。

          對于公辦參與舉辦,同時有社會力量進入的學校,如果之前辦學實行了“六獨立”,按規定可以轉為民辦。如果是小區配套的學校,由于要履行配套資質,如果要改為民辦,需要政府購買學位?!昂唵蝸碇v,就是公辦的歸公辦,民辦的歸民辦,不能存在模糊地帶?!毙鼙姹硎?。

          加大財政投入“接盤”

          “規范民辦義務教育發展,首先要改革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制,強化省級財政對義務教育的統籌?!睒I內專家認為,合理控制民辦義務教育規模,在一些地方存在已有民辦學校要轉公或者退出的問題。不論轉公還是退出,都需要加大財政投入來“接盤”,否則就會影響到義務教育資源保障。

          熊丙奇認為,目前,我國義務教育經費保障還采取以縣級財政為主的方式,這導致對義務教育的保障力度受縣級財政的影響,財政實力薄弱的地區保障力度就不夠。要加大對義務教育的保障力度,有必要調整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制,由省級財政統籌義務教育經費保障,這也是進一步推進義務教育均衡發展、縮小省域內地區教育差距的需要。

          另外,要把民辦義務教育學校納入生均撥款體系。我國《民辦教育促進法》明確規定,不得設立實施義務教育的營利性民辦學校?!睹褶k教育促進法實施條例》進一步規定,實施義務教育的民辦學校不能進行關聯交易,也不得被社會組織或個人通過兼并收購、協議控制等方式控制。這明確限定了民辦義務教育學校的公益屬性。另外,從去年起,我國各地的義務教育民辦學校,都實行“公民同招”“電腦搖號隨機錄取”。在這種政策環境下,應給民辦義務教育學校一樣的生均撥款。

          記者 李 丹

        【編輯:朱延靜】
        南方双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