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hh3vf"></address>

      <big id="hh3vf"></big>

      <progress id="hh3vf"><progress id="hh3vf"><meter id="hh3vf"></meter></progress></progress>

      <big id="hh3vf"><progress id="hh3vf"></progress></big>

      <sub id="hh3vf"></sub><big id="hh3vf"></big>
        <sub id="hh3vf"></sub>

        國貨“征服”世界從百年老店“不務正業”開始

            奧運會賽事正酣,國球乒乓球無疑最受關注。三征奧運會的馬龍,今年33歲,已是當之無愧的“老將”。從稚氣未脫的“小鮮肉”,成長為成熟穩重的核心球員,這一路,馬龍走得不算平坦。

            前幾天,馬龍意外登上熱搜,不是因為球技,而是因為黑眼圈。在這條微博閱讀1.2億的熱搜下,網友紛紛心疼拼命訓練的運動員。不過,也有網友開始玩梗,勸馬龍擦點馬應龍眼霜,改善下眼部循環。

            說起“馬應龍”,與眾多奧運國寶級運動員一樣,它也是當之無愧的“國貨之光”。與馬龍相比,“馬應龍”的資歷不是“老將”這么簡單。這一品牌,創立于明朝萬歷1582年。在老一輩眼中,“馬應龍”是痔瘡膏的代名詞。在年輕人心中,馬應龍“不務正業”研發的眼霜,是拯救“宇宙級”黑眼圈的良品。

            不止風靡中國,國貨“馬應龍”還順利出海,行銷世界。在美國亞馬遜購物平臺上,數千條老外“自來水”的五星好評,也讓人見證國貨的強大。除了“馬應龍”,在海外大獲成功的國貨品牌還有老干媽、念慈庵川貝枇杷膏、六神花露水,等等。

            當然,消費國貨的可不只是老外。無論是大眾消費品,還是高端國潮品牌,國貨都牢牢抓著消費者的心,越來越多的人成為堅定擁躉。

            時光倒流40年,改革開放之初,市場還不是這番場面。想當年,追逐進口貨、“洋品牌”一度是全民潮流。上世紀80年代,進口電視機是“稀罕物”。賀歲檔影片《你好,李煥英》也還原了搶購電視機的場面。當時,誰家有一臺日立牌進口電視機,誰家的小朋友就是這條街最靚的仔。此后,惠普、通用、東芝、夏普等品牌陸續進入中國。

            時間進入上世紀90年代,校園開始流行日本索尼的Walkman。再后來,從人手一臺摩托羅拉到忠實“果粉”出現,中國消費者對進口消費品的熱情有增無減。這也催生出海外代購產業,包包、化妝品、鞋子、奶粉都是代購的重點。統計數據顯示,2016年市場規模超過2000億元。

            轉折發生在哪一年?這恐怕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。人們只是覺得,似乎一夜之間,國潮崛起、洶涌襲來。

            其實,轉變離不開國內制造業的砥礪前行、勇于創新。財經作家吳曉波曾在一篇題為《別了,價格屠夫》的文章中回憶,20多年前他在調研長虹彩電廠時,以“價格屠夫”名震天下的董事長倪潤峰曾對他說,“在同樣的技術參數前提下,長虹彩電的售價必須比日本產品低30%。30%,是我們的生死線”?,F在,橫亙在國貨面前的“30%生死線”早已消失。國貨已走上高附加值、物美價“不廉”的行銷路線。

            據一份《2020中國消費品發展報告》,去年中國人的購物車里裝著的有八成都是國貨。打開這份購物清單,“國潮”崛起赫然出現。借助“新國貨”計劃,良品鋪子、太平鳥、花西子等134個國產品牌在某主要電商平臺的年銷售額超過10億元,紅雙喜、青島啤酒、杏花樓等52個老字號年銷售額過億元。

            除回力球鞋、大白兔奶糖、老干媽等日常消費品外,國產智能產品附加尖端科技也開始征服世界——吉利長安等中國車企迅速崛起;華為、小米、VIVO手機迅速出海。據說,在全球,每兩個人就有1人在使用中國品牌手機;大疆在無人機領域展現統治性的實力……

            新國貨的品質、影響力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攀升。用數據說話,彰顯“國貨”有多硬氣。據蓋得排行2021年中國制造品牌影響力排行榜顯示,中國強勢登頂世界消費品品牌TOP1,上榜數量遠超美日。

            當然,除“國貨已自強”的客觀因素外,新消費群體的迭代也是重要主觀原因。不過,國產品牌贏得消費者信賴,最終依靠的還是實力,不是盲目的民族保護主義。選擇國貨也不是國內消費者“蜜汁自信”,而是“中國制造”開花結果的客觀反映。

            回到文章開頭,說起成功,馬龍從不認為自己是“黑馬”,只有長久堅持的厚積薄發。新時代的國貨,何嘗不是如此?

        白晶晶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        2021年08月04日 02 版

        南方双彩